豫见224期:暗夜“蹭网”族

豫见六合心水论坛大豫网崔光华2018-03-12 10:47
图片
人来熙往的街头,匆匆忙忙的人群中,或许你不曾注意过这么一个群体——都市“蹭网族”。上海地铁口“蹭网”农民工老葛走红,让大家知道了这个群体。他们大多来自外地,多为流动人口。日夜喧闹、灯火通明的城市里没有属于他们的家,难以融入城市的尴尬、业余精神文化生活的单调,让网络成为他们最大的精神慰藉。为免费蹭网,他们在大型商场、餐馆或一些繁华街道附近游荡。图/文:崔光华
图片
初春的郑州,乍暖还寒。夜晚八九点的街头,冷风袭人。黄河路的一间大药房外,几位来自同一个建筑工地的工友们正凑在一处“蹭网”。据他们讲,曾有个工友两年没回家,有天为了给家人视频,大冬天的站到晚上十二点多才回去。
图片
今年60岁的陈友庆来自山西,这是他在外地打工的第十七年,每年他回家一次探望亲人,与妻子和两个孩子团聚。目前,他是地铁施工队的一名技术工人。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月收入五千多元。
图片
“因为不知道啥时候回离开这,不想浪费钱开流量。”陈友庆表示,由于他和工友们居住的宿舍里没有网络,而在郑州他们也没有其他的娱乐方式,所以才来此处“蹭网”。大家有的看新闻,有的下载电视剧回去看,也有的与家人视频电话、互诉思念。
图片
“俺宿舍没网络,出来玩会儿消遣下。”由于天气寒冷,一名工友蜷缩在角落里, 手里一直攥着手机。
图片
“他们从外地来,都挺不容易的,天冷我都让他们进屋里上网,但是店里顾客多的时候他们可能觉得不好意思就又去门口了。”这家药店的老板表示,工人们每天基本都会在固定时间来蹭网,但凡有工友们来问无线密码,她都会告知。
图片
晚上十点多,工友们陆续回到自己的宿舍。没有了无线网络,他们便坐在一起随便聊着。
图片
江志国,25岁,山西黎城县人。他离家已有五六年时间。平日里,他会通过手机视频与媳妇聊天,以解两地分居之愁。
图片
“宝宝,你今天有没有想爸爸?”每天晚上都会和老婆、女儿视频,这是他一天中最开心的时间。常年在外地,江志国的手机开通了国内漫游。
图片
不大的房间里,塞满了五六张高低床。工友们各想奇招,有人听音乐,有人下象棋,有人玩手机,用以打发单调的生活。
图片
40多岁的马帅从农村来,比起在家里种地,他觉得干这一行更能养家糊口一些。图为他戴着耳机正在看下载的视频。
图片
诺大的城市里,网络信号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四通八达、处处密布。而对于挤在密集的宿舍里,正为这座城市的现代化建设贡献力量的他们而言,从“蹭网”到网络真正的全覆盖,不知道还需要多久。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0